高凤翰画芭蕉

高凤翰叫小老板娘子把画挂在孩子的睡窝旁

高凤翰每天清早都喜欢出城到长春湖逛逛,他兜过一圈后,总是在北门盛兴豆腐店喝豆浆。今日喝,明日喝,日子一长,跟老板一家就混熟了。(注:高凤翰——清朝雍正时期着名书画家,曾经当过县令。)

有一天,小老板娘子间高凤翰:”高先生,我家小凤宝夜里不肯睡,只好背着他摇摇晃晃,只要一放下来,就醒了,哭闹个不停,我请私垫先生用黄纸写了个帖子,想贴出去,不晓得行不行?”高凤翰接过来一看,是张”天皇皇”的帖子,说了:”老板娘,这个你就不用贴了,我画一幅画,就能让他睡觉。”高凤翰晓得世上三件活最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再弄个孩子缠手磨夜,就更苦了。

晚上,高凤翰送来了一幅画。展开一看,一株大芭蕉,叶子鲜绿鲜绿的,看不出特别的地方。高凤翰叫小老板娘子把画挂在孩子的睡窝旁。还嘱咐她,孩子哭闹,也要一边摇,一边哼儿句儿歌:”芭蕉雨,一滴两滴三四滴,滴呀,滴呀,滴不歇。”

果然,当晚她才哼了一遍,就听到芭蕉叶上有滴水的声音:笃、笃、笃,……小老板娘子才哼第二遍,小凤宝就闭起了眼睛,睡着了。

小老板感到蹊跷,声音哪块来的?是不是天下雨了?到天井里望望,满天星斗。小老板又惊又喜,急忙从货架上拿了一叠豆浆皮子,去送给高凤翰。

“哎,不必客气。不过要记住,天亮时,要把画卷起来,里面的雨声才能停。”小老板千恩万谢才回家。

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到黑心财主乔山的耳朵里。一天,他骑着灰驴到豆腐店来了。

“小老板,你运气好,遇上高先生,我也睡不好,你把画借给我用一下,三天后归还,怎么样?”

生意人最怕财势,可心里又舍不得画。小老板到屋里跟娘子一商量,拿了一卷黄纸到店前。乔出等不及小老板递上,上前一把抢过就往外走了。

乔山回到家,把黄纸挂起来看,只见纸上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这是小老板用私垫先生写的帖子来搪塞他的,乔山气得鼻子冒烟。第二天一早,乔山跨上灰驴赶到豆腐后,正巧哩,高凤翰正坐在桌前喝豆浆。乔山一脸怒气:”哼,昨天你们给我的是什么玩意?把我当成小儿郎?画呢?我要画!拿来!”

“那是高先生画的,我们可不敢随便借给人。”老板娘子说着,朝高凤翰一指。

“哦,你就是高凤翰先生,失敬,失敬!小老儿名唤乔山,因夜里常睡不好觉,也想请先生画一幅,要多少钱,我照付。”

“这样吧,我叫他们把画让给你,你拿什么东西换啊?”

“我身无旁物,只有毛驴一头。”

“那好,把驴子留下,你把画拿去。”

小老板娘子从心里舍不得画,只是画的主人说了,只好到房里把画取来,交给乔山。

这回,乔山可不傻了,打开画来看看:”哈哈,芭蕉雨!就凭先生在画上的这颗印,就值一头毛驴。”

高凤翰又叫小老板娘子把歌儿唱一遍给乔山听,让他记住了。乔山心里这个高兴呀,把画朝袖子里一塞,奔回去了。

高凤翰关照小老板:”你把驴子牵到后院去细心喂养,晚上好拉磨。”说完也走了。

乔山把画拿到家,十分得意。晚上躺在床上,连声催老婆给他唱歌儿。他老婆只好依他教的唱起来:”芭蕉雨,一滴两滴三四滴,滴呀,滴呀,滴不歇。”这一唱,怪哩!果然听到画像里有下雨时滴水的声音。乔山眼睛瞪得多大的,只望着画,嘴里还叽咕着:”蹊跷!”他这一用神,哪还能入睡!她老婆听着滴水声,上眼皮跟下眼皮打起架来,倒要睡着了。嘴里也就乱唱起来:”芭蕉雨,一滴两滴三四滴,下呀,下呀,下得急。”

这一唱,雨点声就变了,就如锅里炸豆子,僻僻啪啪直响!

“哎哟,吵死了!吵的我头都要炸了!”乔山怒气冲天,坐起身子,一把将画拽下来。哪晓得用力过大,画被撕成两半,画纸湿漉漉的,勒在手里都烂了,乔山一看毁了画,不由急得昏倒在床上,这回真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