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大师贺友直逝世

老人家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突然走了

图片 3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贺友直的孙子贺信。他透露,爷爷一直非常淡然,曾有多个藏家花几十万买一幅画,贺友直一直不愿意。尽管贺老画了一辈子画还买不起一套房,但是,他的遗愿竟是把全部手稿捐给国家。

不愿意用画换房子 全部手稿将捐给国家

自己煮面吃后 突发“胃出血”病逝

贺友直1922年11月出生于上海,祖籍宁波,是我国着名连环画家、线描大师。他从事连环画创作50多年,代表作包括《山乡巨变》《小二黑结婚》《李双双》等。《山乡巨变》被称为中国连环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他的形象和作品人物被制成地砖铺在法国国家连环画和图像中心的广场上,是将“小人书”升格成为“传世之作”的艺术大师。

曾多次采访过贺友直的记者回忆,老人家非常幽默、谦虚,说话时一口宁波味的上海话,有时还夹杂着英语。2014年12月,贺友直获得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颁奖仪式上他说,自己的信念是画好每一本连环画,“我还要说Thank
you,今天我能站在这里,要谢谢党、人民和社会。Stop了。领这个奖我很难为情,因为我赖以为人民服务的阵地已经没有了,连环画已经被淘汰了。人民和国家没有忘记我,认可我,我衷心感谢。Finish。”不少人称他为大师,贺友直笑着回应,“现在的大师多如狗毛,但我觉得大师是两百年后、三百年后,让后人来评谁是大师。你现在不忙自称大师。我们现在真的称得上美术家的有几个人,要称‘家’是不容易的。我公开说我是个画连环画的工匠,成为一个匠人并不丢脸。”

自称是个画连环画的工匠

尽管被称为大师,但贺友直的家却显得有些简陋。上海巨鹿路上一幢弄堂房子二楼,顺着老旧且陡的木楼梯拾级而上,就是贺友直的家,不到30平方米,被他戏称为“一室四厅”的斗室:集客厅、餐厅,工作室、卧室于一体。贺友直和老伴在这里一住就是50多年。前日上午,贺友直和往常一样自己在家里煮面吃,之后,宁波美术馆的人过来和他谈展览和捐赠的事情,等客人走后,老人家进了一趟厕所,很长时间没出来,等到家人发现时,人已经休克了。贺友直被家人紧急送往医院抢救,遗憾的是,老人家还是于当晚离开了人世。据瑞金医院医护人员透露,导致贺友直先生去世的病症是突发的上消化道出血,俗称“胃出血”。

遗愿

当时,贺友直的连环画与齐白石的变法丹青、林风眠的中西妙合、潘天寿的文人画变体、叶浅予的舞蹈速写、黄永玉的《阿诗玛》版画、李可染的长江写生等,共同构成一个美术浪潮。

图片 1

自学成才

贺友直一生有两大爱好:画画和喝酒。贺信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老爷子最钟爱的就是黄酒,一天三顿饭,老酒都必不可少,他喝酒也不计量,有时喝一杯,有时喝两三杯,喝到自己觉得够了,就不喝了。“我们也不劝他,酒就是老人的生命口服液。”贺信回忆,就在老人去世头天,他也喝了酒,在喝酒时,老人还喜欢看下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想象,这也成为他创作灵感的来源。

图片 2

贺友直的连环画创造是自学的,年轻的时候他到上海讨生活,按照他后来的回忆,当时他“对自己的前途感到非常渺茫。只想有口饭吃,将来能找个好点的工作。”后来听说画连环画可以挣钱,他买了赵树理的小说《福贵》,自编自绘了200多幅,竟然让一个画商印了出来,处女作就这样问世了。

生前,贺友直并不避讳谈死亡,“人总是要死的,希望我可以老慢一点,走快一点。顶多在床上躺一个星期,一定要死得有尊严。”没想到,一语成谶。贺友直的孙子贺信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爷爷在谈到死亡时非常洒脱,他希望自己离开时也洒脱一点,不希望躺在医院里受折磨,“老人家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突然走了,但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无法接受。”

与齐白石齐名

贺友直的“匠人精神”还体现在他对待手稿的态度上。老人家里有很多自己作品的手稿,这些手稿放到拍卖市场上去,一幅就是几十万,但贺友直从不主动将自己的手稿放到拍卖市场上去。就在去年,贺友直的手稿出现在拍卖场上,一向好脾气的他还气愤地提出质疑,这些手稿是如何流向拍卖市场的。“他说过,自己的手稿都要捐给国家,我们也会遵循他的遗愿。”贺信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曾有地产商愿意用房子来换画,但老人家也没有同意,也正是因为老人家的坚持,他这一生可谓相当清贫,“爷爷家对面就是高档小区,他曾给我开玩笑说,他画了一辈子连环画,还是买不起一套房。”

图片 3

3月16日晚8时30分,着名连环画大师贺友直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94岁。据瑞金医院医护人员透露,导致贺友直先生去世的病症是突发的上消化道出血,俗称“胃出血”。

性情

病因